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慈溪无痛人流医院到底好不好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24 11:42:17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慈溪无痛人流医院到底好不好,北仑哪里有妇科医院,北仑哪里可以做人流好,余姚妇科医院都有哪些,北仑人流最好的专业医院,慈溪看妇科医院哪家最好,余姚做人流在哪

  

  视觉中国 供图

  《深圳经济特区医疗条例》实施2个月来,该市医师协会平均每天受理80~100名医师执业注册、变更、备案事宜,截至目前已有2800余人,所备案的医务人员平均一周左右可以拿到执业证书。

  医师多点执业进一步放开,但“单位人”身份受限制、配套措施不完善、医生主观意愿不足等问题仍存在。“多点执业解放了医生,‘走穴式’的会诊以多点执业形式得到了认可,但配套措施需要尽快跟上。”广东省医学会医事法学分会主任宋儒亮告诉《工人日报》记者。

  两个月2800名医师登记备案

  今年1月1日,《深圳经济特区医疗条例》(以下简称《条例》)正式施行,《条例》规定,已取得医师资格证书但未取得医师执业证书的医师在特区执业,应当向深圳市医师协会办理执业注册;已取得医师执业证书的医师向深圳市医师协会变更注册或者备案后,可以在其注册或者备案的医疗机构执业。《条例》将医师执业注册和备案转交给深圳市医师协会,实行医师执业区域注册,促进医师多点执业。

  据深圳市医师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王天星介绍,《条例》实施2个月来,已有2800余名医师登记备案,拿到执业证书。下一步将在医师自律、医师职业监管等方面做工作。

  在医生执业注册方面,《条例》规定,医师的执业地点不限于注册所在医疗机构, 深圳市外具有副高以上职称的医师备案后也可以在深圳多点执业。对多点执业的立法规范,充分挖掘了现有医疗资源潜力。

  作为全国最早开展医师多点执业的省份,在政策层面,广东近年来不断放宽多点执业制度。2015年,广东医师多点执业流程简化,无需审批,备案登记即可,也即由拟接收多点执业医师的医疗机构,向主管的卫生计生行政部门办理书面备案即可。

  “单位人身份受限制”

  据统计,2010年1月1日至2012年12月31日一期试点期间,广东全省共3674人次办理了医师多点执业手续。2013年1月1日至2016年8月31日,全省共8601人办理医师多点执业手续。6年多来,广东省办理医师多点执业手续的人员共12275人次,年均2000人次左右。

  不少医生认为,受限于“单位人”身份是政策实施以来,办理多点执业的医师数量不多的重要原因。王天星认为,医生的“单位人”身份对多点执业有很大影响。“在编人员要出去,少不了一些程序,只有医生去编制,成为自由人才能更好地流动。”

  62岁的江琳已退休,目前在广州市内某高校附属医院“执业”。“我每周一到周三在该医院上班,周四在中山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出诊。”中山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副主任医师江琳认为,现行的人事制度对多点执业有一定的约束。“目前优质医疗资源多数集中在公立医院,属于体制内在职在岗的‘单位人’,医师多点执业后与原单位的工资、福利待遇、人事管理关系和社会保障关系难以理顺。另外,在职医生也会担心如果出去,医院领导对自己印象不好,影响未来职业发展。”

  由于上述原因,参与多点执业的医师更多是离退休人员。“科主任一般比较难出去,因为在单位有医疗任务、行政任务,各医院对科主任多点执业的控制还是比较紧的。”王天星告诉记者,一般医院都会聘请年纪较大的医生,刚毕业的医生在某个领域的经验还不够丰富,市场需求较少。

  江琳认为,目前基层和民营医疗机构有意愿聘请的医师多数为副高职称以上的专家,这些专家在本单位属于骨干力量,医院一旦允许本院专家多点执业,意味着本院的工作保障存在风险。“对于没有退休的在职医生来说,不一定有时间参与多点执业。大医院的医生劳动强度还是比较大的,除了要进行临床实验、临床看病,也要带教学、写论文,所以流动对他们来说并不现实,精力有限。”

  深圳怡禾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创始人裴洪岗以前是市儿童医院小儿外科医生,去年他放弃了医院的编制身份,走上了创业之路。在裴洪岗看来,“医生要靠自己的专业能力、服务态度获得口碑,积累自己的品牌,否则即使出去了,若不让挂公立医院的名片,也不会有病人找,医生出去执业的动力也就少了。作为医生,有病人追随而不是依靠公立医院的名片,才有自由执业的能力。”

  医疗资源下沉,需保障同步

  医生多点执业将带动医生资源流动,有助于解决部分地区医疗资源不足的问题。对于江琳来说,多点执业更多是履行社会责任。“我觉得作为大医院特别是省城三甲医院的医生,退休以后有责任下基层,帮助医疗水平相对较低的医院。通过多点执业,我发现医疗资源下沉基层很重要。”江琳告诉记者,基层医院很需要大医院的医疗资源,应该鼓励大医院医师都走出去,提高基层医疗水平。

  “我来到目前执业的这家医院,觉得自己能够帮助到这里的医生,提高医院医疗水平,有医生碰到问题也会找我。退休了的医师如果继续留在中山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专科门诊,老教授都回医院的话位置也不一定够,何不把高等院校医院的退休人员分散到各地?”江琳告诉记者,实际上,大医院里年资高的副主任以上的医师,都有不同程度地帮助基层医院,甚至其他省份医院,但以前多数医生是通过“会诊”方式流动。

  然而,保障措施没有同步,医疗责任保险等没有同步跟进,多点执业可能承担较大风险也是不少医师担忧的问题。江琳认为,目前医患关系较紧张,出现医疗事故责任不明确也会阻碍医师参与多点执业。“平时聊天也有医生提及医疗风险问题,所以需要进一步明确这方面的责任。另外,医师购买的医疗保险,是跟单位走,还是跟医师走,这个也不清楚。”

  “多点执业政策的明确规定,能让医生流动更安心,单位也能知道医生的动向,这对医院、医生来说都是有好处的。”江琳表示,大医院的医生往下沉是履行社会责任,但同步保障措施,同步跟进医疗责任保险等问题还需完善,减少多点执业的风险,否则,仍会有“多点执业遇冷,医师走穴照旧”的情况。

  宋儒亮告诉记者,人员的流动会带来理念、监管、管理等流动,医师行使多点执业权,医师、医院都有可能面临一定的法律风险,多点执业不仅意味着医生可以多选,发生医患关系,诉讼地也可以多选了。“多点执业后面的配套措施需要尽快跟上,面对冲突问题时,评判标准需要明确。若出现矛盾,卫生行政部门、医院、医生、患者的利益该如何保障?评判标准是什么?这都是需要考虑的问题。”

  (应采访者要求,江琳为化名)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北仑哪里有做无痛人流